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观点 | 学生减负闹得满城风雨,谁想过给老师减减负呢?

发布日期:2018/3/14 11:27:18 访问次数:2056 作者:网站管理员 来源:教师谈微信

今年两会,再次将中小学学生减负问题推向舆论的高潮。


近些年,社会各界给学生“减负”的呼声可谓不绝于耳,一浪高过一浪,据统计,自1985年以来,中央政府下达49次“减负令”。可是谁想过给老师减减负呢?


实际情况是,需要减负的不止是学生,还有老师。


无论是教师,还是校长,可能都有过这样痛苦的感觉——忙碌了一天,似乎做了很多事,该做的却没有做,而时间都耗费在一些无用或无聊的“重要事情”中……


2017年7月,新教育研究院发布了《关于“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的调查报告》引起了很多教育工作者的关注,报告显示:“占用教师工作时间的工作,并非全是教育教学工作,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4,剩下的3/4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


报告提出,稳定教师队伍,除了“加薪”(提高工资水平),还要“减负”(减少不必要的工作负担)。


有调查显示,中小学教师每周的实际工作时间平均值为54.5小时,一些地区的高中主课教师日平均工作时长16小时,远超法定时间,“基础教育阶段教师负担沉重是不争的事实”。


并且大部分教师觉得“教学任务安排不合理,教师工作量随意加减,工作繁重”、“形式主义较多。表面工作、检查活动等形式主义过多,对教学干涉太多”、“收入低,缺乏职业自豪感”。


可每天忙碌不堪的教师们,时间都去哪儿了呢?



老师为何这么累?


 01 

目前教师日常工作状态


很多学校的教师都有这样的感觉:忙碌了一整天,看着似乎做了很多事,但真正该做的却没怎么做。不是不想做,而是没时间做,教师们的时间和精力大都耗费在了一些所谓的“重要事情”上——比如,写不完的各种应付材料,填不完的各种上交表格,迎不完的各种检查验收,还有补不完的各种活动资料……


这里的每一项似乎都“非常重要”,因为它们关系着学校和教师的督导考核评估!


 02 

七成校长老师认为学校检查评比太多


一些中小学校长戏言,自己是“许三多”—检查多、评比多、文件多,每天“两眼一睁,忙到熄灯。


有校长形容,任何一个上级部门都可以到学校开展检查、评比工作,每个单位学校都惹不起,都必须“高度重视”、“积极参与”。众多与学校教育教学工作不相关的检查评比,严重干扰了教学秩序,有的学校甚至接到有关部门的行政命令,要求教师停课走出学校承包路段卫生。


然而,这似乎还不够,上级安排的各项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会议培训、安全管理等事务,又一重重加压且全部以“重要事情”名义。


苏北一普通学校,4个月里接受检查验收24次,仅台账材料就准备了67盒,排在一起长达5米多。教师天天忙于应付表格,教育教学反而成了副业。


湖南一民办学校,2014年收到各级各部门文件48个,涉及创建国家或省级称号、食品督查、环境检测、水质评估、侨联督查等,此外还上交了50多篇各类总结和报告。


被检查“轰炸”的学校不是个案。河南某地一位中学校长介绍说,过去一年,该校接受了食品、卫生、防疫、物价、人事、农减办、纠风办、文明办等部门10多次的各类检查,收到上级各部门文件四五十份,包括宣传部门的征订任务、文明办的创建评比任务,以及公安、卫生、纠风办、农减办、督导、工会、妇联等部门的各类检查文件、活动通知、材料上报等,“真正和课堂教学有关的文件反而很少”。


参与各种各样的检查、评估,已经和教书育人一样,成为众多中小学教师的日常工作。


 03 

五成老师“不务正业”,每天有一半时间在非教育工作上


那么迎接一次与教学无关的检查到底要耗费教师多大的精力和时间呢?山东一名初中教师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一次该市迎接创文明城市检查,各级领导反复预演检查,对卫生的要求甚是苛刻。


学校办公楼地面老旧,“老师们只得蹲下身子,一点一点用洗衣粉和钢丝球擦拭出来”。


而且,很多学校在迎接省市一级的检查评估前,必须先依次接受区县级和乡镇级的多次检查,每次检查都会让学校和教师手忙脚乱,有时不得不中断教学甚至停课。


除了各项检查、评比外,现在各种“日”和“节”很多,如“爱眼日”、“艾滋病日”等,遇到街道或社区举办活动,工厂和机关单位一般没时间或不愿参加,只能由学校“顶上”。学校本来就缺教师,不可能有专人从事这些工作,只得临时抽调一些教师,加班加点来应付。



 04 

教师身累心更累


当教师的本职工作被非教学任务占去一大半时,牺牲的不仅是时间,更有心情,甚至是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认同感。


教师们的大量时间没用在如何提高教学、如何深入教研、如何培养学生上,对于“教师”这一职业产生了动摇和怀疑。绝大多数教师每周工作时间都在54小时以上,实际工作时间超过法定工作时间25%,教师不得不将大量的个人时间奉献给工作。


呼吁:期待教育回归本源


教育要有空间才会有发展,给学校独立的办学权力,还教师足够的成长空间,学生的健康成长才有可能 。“现在,要做一个安安静静教书的老师太难了!”江苏省政协委员、南京秦淮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潘春雷曾如此感慨。


那如何给教师“减负”呢?综合广大教师的呼吁,小编认为要为教师“减负”应该尽可能的做到几下几点。


让教师安安静地教好书


 01 

教学为主,减少非教学任务,让教师将心思花在教学上


地方各级部门深入沟通,达成共识,对于学校的管理工作以教育主管部门为重,其他部门工作能减尽减。同时,减少各级各类会议、无实质意义的培训以及相关检查,学校也要根据自身实际,不盲目攀比,不搞形象工程,一心一意搞好教学,关注教育本身。


中国中小学教师非课堂教学工作任务繁多,如备课、教研、听课、开会、批改作业、教学反思,撰写各种业务学习、政治学习、读书的笔记。另外还有班级纪律管理,早晨组织学生晨练,晚上领学生打扫卫生,自习课辅导学困生,记录班级日志等工作都耗费了教师大量的时间。难怪网络上流传的《为什么中国教师这么累》,文章写到:没有学过管理学,却要管理几十个人,班主任的工作难度之大、强度之高,是一般管理工作不能比的,也耗费了教师大量时间。

给教师“减负”第一步,就是要减轻教师非课堂教学工作任务。教师认为,有效减少工作量和工作时间,首先应该减少校内外文书工作和行政工作,保证法定工作时间用于备课和批改作业。



 02 

明确教师工作量标准,合理确定教师工作量


社会各界给教师群体频频施压,舆论关注师德,期待教师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关注师风,期待教师成为学生的“替代父母”、良师益友,这些要求和期待不无道理,但是如何使其落地?


一个重压之下精疲力竭的教师何谈创造力?一个没有职业幸福感的教师何谈培养追求幸福的学生?一个缺少专业自主性的教师何谈拥有高质量的教学?可以说,教师工作量是影响教师职业幸福感和教育教学质量的重要因素。


英国教师协会(National Union of Teachers)提出教师工作时间公式。每周合同工作时间=22小时教学+5小时批改作业与备课+5小时其他工作。每周实际工作时间=合同工作时间+5小时个人时间用于批改作业和备课=37小时。


 03 

社会、家庭给教师更多理解宽容,帮助教师减负


教师职业只是众多社会职业中的一种,是职业就有边界,无论是道德还是专业,无论是权利还是义务,都是有限度的,社会和家庭应该对教师工作给予更多理解和宽容。


建议,国家和地方政府在实施新政策之前要进行充分的调研,掌握政策具体执行者的认识和看法,考虑教师工作量的可承受度。


日本教育社会学者永井道雄说:“办好教育的关键,第一在教师,第二还在教师。”只有教师没有了工作和思想的“负担”,才能够真正维护教育的“生态平衡”,才能保证教师工作的“单纯性”,使老师能够全身心地、以积极健康的心态投入到工作中去,才能够提高在职教师的幸福指数、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到教师行业。